印象芗溪耕夫——访鹰潭市文联主席徐双文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李阳 发布: 2018-08-12 19:47

芗溪,古时信江流入贵溪域内谓之为芗溪,徐双文君久居于斯,苦于笔耕,乃取号为芗溪耕夫。弱冠即以文采闻名乡里,洪都求学,为师十载,曾任贵溪副市长,现为江南古城鹰潭文联主席,文质的脸庞上架着一幅细边金丝眼镜,颇有点绅士名流之气息。

111

222

我见过徐双文先生几面,第一次见面是在江西写生时观看当地书画展认识了芗溪耕夫徐双文主席的,他是知名书画家,写兰高人,在业内颇有影响,素有“江南一兰”之称。徐双文先生是江西为数不多的省级“四栖会员”,省作家协会、省书法家协会、省美术家协会、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画院特聘写兰画师,其多幅书法、美术作品被美国亚州艺术博物馆、华盛顿大学、香港凤凰电视、南京博物院、台湾星云大师等机构名人收藏,曾多次出访美国、俄罗斯、香港、台湾等地。

333

大抵文人都爱给自己的书舍取个名字,郁达夫造筑“风雨茅庐”,周作人有他的“苦雨斋”,丰子恺“缘缘堂”,芗溪耕夫亦有一书舍名曰“芗溪草堂”,在业内颇负盛名,往来无白丁,谈笑皆鸿儒。

444

前年仲秋的一个傍晚,我应邀来到先生的“芗溪草堂”,同行的还有中宣部原文艺局局长李牧先生、中央电视台台长赵化勇先生、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秘书长李荣海等人。“芗溪草堂”是一处清雅有着院落的静穆小楼,院内花木繁荫,野芳幽香,遍植兰花、石榴、葡萄、山茶、草莓、菊、竹、白芷等,两旁各有叠石、洗墨池、荷花池,先生安静的介绍,庭院和那些花草名木都是他亲自采集并设计营造的,他喜爱中国庭园文化,说“中国式庭园历来都和中国文学有着深切的关系,古之士大夫喜欢筑园、咏园,将庭院作为他们感慨寄兴的理想归宿,庭院其实就是心的外化,不同的庭院映照有不同的心性”。是啊,在“芗溪草堂”这样的庭院里,先生朝往暮归,观花赏叶,可以坐在花棚豆架下,清茶一瓯,对着疏星朗月静默欣赏,那份乐趣是无穷的,也让来访的客人兴趣盎然。 进入屋内,满眼古朴雅致,艺术品琳瑯,墙上悬挂着一些名人字画,其中有中书协主席的书法作品,有当代工艺美术大师的瓷板画等,这些都是当代名家馈赠给他的,“晴耕雨读”的横匾却是他自己写的,结字雅拙、章法巧然,令整个小屋显得很有文气。案头上吐着娇艳欲滴的秋海棠,陈列柜上摆放着古旧陶瓷、线装书等古玩。就连农村田头采摘来枯黄的葫芦、丝瓜也被安挂在沙发背面墙上,形成一帧绝美的风景画。

555

777

我正凝神欣赏时,先生招呼我们喝茶,他一边沏着碧罗春,一边谈起周作人有关喝茶的典故。我们品着品着,主席又从浪漫主义文学谈开了,谈到林语堂“关于生活的艺术”,梁实秋的“雅舍杂记”,谈到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谈到贵溪历史上的名人陆九渊、方丛义……流水式的语调,清澈透明,让我错过秋日打在芗溪草堂书画案台上的斜阳。

666

芗溪耕夫,每天公务再忙也要挤出一些时间来学习书法临帖、创作,他上朔钟繇、张芝、旁涉米芾、王铎诸家,行草书作圆转劲浑、气息和畅、奇正相生。先生特别喜欢写兰且擅于写兰,素称“江南一兰”,他的兰花宗法赵松雪,叶虽数笔,却风韵飘然,如霞裾月珮翩翩自由,无一点尘俗气,他教我说“写兰最重点心,兰之点心犹同美人之有目也,湘浦秋波而能让全体生动传神,花之精微处全在点心”。他又是个深谙古董文玩之人,每回相邀拜访,总是侃侃而谈,常常高兴地将他近期所收藏之物拿出把玩共赏,在严谨的治书之余,又露出了先生怡然自得的孩童之心,真是一位性情之人。

888

对于文学,芗溪耕夫的造诣也是颇深的,在“芗溪草堂”里他写下了不少哙炙人口的散文,我得以机会拜读过不少,如《芦溪河上碧水缘》、《文化古镇》、《龙虎天下绝》、《湘溪耕夫在曼哈顿》、《千万里我追寻着你》等等,文笔流畅、文风朴实,影响着一批文学青年。

999

今天,是先生在中国文联举办鹰潭书法展,我受邀出席,特撰写《印象芗溪耕夫》赠之以表纪念。(作者系中央美院教授:了然)